返回

雨中等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乔臻他们这辈生于新世纪之初的孩子有着相当响亮的名头:千禧一代。长辈们都说,他们是幸运的,安然无恙地度过“千年虫”问题,成长中不自觉接受电子洗礼,他们生在了好时代。

标签很容易被贴上,扯下去却不易。

她抬头去盯PPT上已经盘出电子包浆的示例照片,试图顽强做笔记,目光中未能摆脱前几日宿醉带来的后遗症,疲态中走神得更加明显。学校最近严抓严打此类夜不归寝的学生,狂欢过后的萎靡不振姑且算作其特征。半生被粉笔灰埋没的老教授见状随即清清嗓子,继续道:“你们这一代,也可以被称作Z世代。于是有人评价说,Z世代是只知享乐的一代,是消费观与众不同的一代。”

坐在前面的姜祈年借故转过身来去取笔记本,眼神轻飘飘睨一眼乔臻,再度低下头写写画画,态度认真得过分。文字如战场,笔杆间无声厮杀搏斗,每个人都祈祷能在罗马角斗场里幸存,换句话说,是要能获得胜利。

课前他们最后确认一次通知,她提交完表格后特地来关切乔臻,好可惜,真的不要申请助学金了吗。

泯江的秋天短暂,白露之后就要接着准备冬日的衣服。姜祈年却换了双新的黑白格低帮帆布,鞋面上印着的logo白色两端延展出去,斜勾字样,像是白鸥的翅膀。随着她调整坐姿,白鸥飞走了。

“哟,他老人家居然把这个流传八百年的课件更新了。”现只有周淇我行我素埋首于平板间,分不清是在读文献还是在看,堪称一心二用之典范,末了还能给乔臻发微信。

周淇真正的叛逆期被斩断在衡水模式下的体制里,如今仍走不出漫长的青春期。文字,烟酒,浑水摸鱼,她都没有负罪感地明着来,面对压力有着独特解答法,不然如何直面综英课七十八,八九天后考教资也能面不改色。相比乔臻,她看得更开,反正最后都是殊途同归的一步。人生嘛,得过且过也是一生,总要在该快乐时快乐的。

“我是不是就要这样见证一个女大的自暴自弃了?”周淇接着发,“不能发达,就想点快乐的事情啊,和那个小鬼弟弟的事情——”

“你们最近还有在见面嘛。”

乔臻不语。

暑假回家之后,她的厨艺已经大有长进。一手烧电话粥的手艺练得炉火纯青,因为对象里加入了何张扬。

某家的面包店新出的甜品很好吃,超市的山药薯片打了折,今天的专业课老师夸奖了她……不能见面的日子里,她只捡好听的说,桩桩件件说起来就像是在讲童话,面对他,她乐于说这样的天真故事。

“臻臻,你真像个小老婆婆。”何张扬在电话那头跟着笑,她之前暗里嫌弃他总喊她“姐姐”,年纪就像被越扯越大的衣领。他便得寸进尺开始喊起她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