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月亮不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你永远无法对醉鬼保持期待。

何张扬下一秒就很后悔,他说过自己定力很好的。也许从一开始,他只想要枚香吻。她的檀口轻启,盛着盈盈酒气。她的唇角自然下垂,沉醉里也自然带几分严肃。

他亲着亲着,却觉着自己也醉了。

不料醉鬼乔臻也有回报,左手猛然上抬。何张扬以为她是要抚摸自己,欲乖顺着如她意,谁知下一秒她直接搡开他,挣扎着坐起,呕吐个痛快。

过后乔臻随即一个歪斜,顺势靠在了何张扬左肩。她醉了,醉得理所应当。

休闲外套下只套间银灰色方领内搭,出露脖颈还不够,还要将半片美景献上,颤巍巍的半圆形。天,牛奶般白——天气渐凉,北半球进入冬季。何张扬其实不爱冬天,但也许这样一片雪景打动他足以。

他爱雪,更爱那冰凉滑腻的触感,任君把玩。

手已经绕道背后。如要攀爬雪峰,当从山麓入手。她剐蹭着他,他心也痒。箭在弦上,射不射出?解不解开?

反正她也是醉着。醉着了比平时少了坏心眼,不用他处处设套就轻易走进来,多可爱。

“我醒着呢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们个个人模狗样。披上了皮,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吃肉不吐骨头的恶鬼!”乔臻未曾清醒,又要闹。她内心是刚硬的三角形,外表却温吞。他无可避免触及她最柔软的一部分,火光电石般接住捧得在手心。

身体在骚动,在叫嚣。小何张扬慢慢挺立,硬到发痛,但心却不能。

“我是,我是。”何张扬被她张牙舞爪这么一挠,便也忍着痛哄着“罪魁祸首”,生怕她由此滚下床摔着。

又不免轻笑开解着,多甜蜜的痛苦哟,还好他的乔臻不留长指甲,否则这公报私仇下来必然是要在他身上戳出几个血窟窿。

一边又听她像个小老太婆一样絮絮叨叨,终于说出了完整句子,“何张扬。”

“嗯?”他心软半分。

“你们都,很坏。”

夜色浓如墨。

月牙才几堪探出头,很快便被飘忽而过的云朵遮住了。那月光昏昏暗暗的,照得并不清晰。房间里只开盏落地小夜灯,影子长长投射在墙壁上。唯有窗台上投有一束柔光。

细看,只是硬纱制成的窗帘笼在侧面,朦胧像月光。

今晚月光原是不美的。

她讲她的心酸,她的嫉妒,有关于她光辉与伟大的另一面。讲她被无缘无故吞掉的名额,讲她被引诱着向下,但又奋力爬出的深渊。

“我费了——好大的力气走到这儿,只能到这儿了吗?可我也只是,普通人而已。”

他听完她梦呓般的故事,转头看向房间那处柔和一隅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