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醉酒惹的祸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“切。”周淇放了手里的酒杯,侧过去抱住乔臻,“有水分也是姜祈年她的最大。装什么癞蛤蟆屁股插鸡毛掸子,每次下课了去办公室腆着脸要分的不也是她吗。”

身边有同伴心领神会,“别这样说,她专四好歹过了啊。”

周淇冷笑道,“不过再领个奖,那更名不正言不顺了这不是……”

乔臻被头顶的旋转灯晃得眼球痛,隔壁包厢里的音响的回声震荡过来,与她的心跳声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。

“淇淇!行了噢。”她借力挣脱出她的怀抱,也是为了避免让周淇说错话,“你说出的出来玩,来泡吧也就算了,怎么莫名其妙就绕到别的话题了?”为了盖过庞杂的背景音,乔臻清清嗓,只得把声音努力适应成和周围人说话声一样的大小。表达意思清楚了,嗓子却是不适起来。

她去拿桌上刚刚放上去的杯子,里面的液体在灯光的折射下看起来好像变多了。

入口的一瞬间,西瓜的清香并没有萦绕上舌尖。

乔臻马上意识到有问题。果然,在陌生的地方喝东西,总该是要注意点的。不过这里也算是周淇的地盘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?

“嗨,我没有评奖评优的顾虑,也不怕什么背后嚼人舌头根子,这恶人我当的心安理得。”周淇自然是没注意到乔臻喝东西的动作,只是叹气,“凡事如果都憋在心里烂掉,不能讲出来,岂不是成全了别人恶心了自己?”

上半年约好的火锅饭局,这下子变成了她连哄带骗地带乔臻来喝酒。俗话说的好,一醉解千愁。你说乔臻愁吧,她眉宇间看不见一点苦意,嘻嘻哈哈的没事人一样该开玩笑开玩笑;你说乔臻不愁吧,周淇和她从大一军训玩到现在,还真就能读出来,这个人不开心。

一醉解千愁,不知道几杯气泡水能不能解个够。

她虽酒量不好,但周淇自信自己能在熟人地看好她,保证乔臻在有限的范围里尽兴。

大学生哪有不发疯的?

但眼前能说会道,起码平日里爱反驳的丸子头女孩不搭理她,只是一个劲儿地撇嘴。

周淇定睛一看自己的杯子,眼下正被她拿在手中。杯中的液体已经空了, “老天爷,你怎么把我的长岛冰茶给喝了?姑奶奶,这可不是你那个保温杯里边泡的茶!”

何张扬赶到现场时,那个再也熟悉不过的身影就伏在门口的桌边,由一头栗色短卷的俏丽女郎看着。

她悄悄翻个身,将侧脸朝向了他。

此人正是乔臻。

唯独只有她打给他电话时,铃声在唱,“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saw you”。那是何张扬特地为她设置的,只要一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