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if.怀孕(严夏怀了别人的孩子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,然后躺进沙发里,忽然有些想念爸爸。 她的手摸上自己的小腹,缓慢地摩挲着,冷静下来后,她其实也没有多喜欢小孩,她只喜欢乖巧听话的小孩,每次罗真仪给宝宝换尿不湿的时候,她都远远地站在旁边,前几天还真是她头脑发热一时冲动还会想着做试管婴儿。 晚上洗过澡的严夏躺在床上,睡容恬淡,不知道梦见了什么,樱唇微张轻喘,小脸泛红…… 在另一个时空里的严夏,可没这么好眠。 凌晨十二点的波士顿,严夏白天里没吃东西,此时饿得不行,但是她不会做饭,平时都是在外面吃,还好冰箱里有牛奶和面包。 考虑到现在的身体状况,严夏将面包放进面包机里加热,又用热水加热了牛奶,这面包机还是之前奶奶来看她时带她去超市里买的。 她饿狠了,从未觉得面包抹上果酱后居然这么美味。 只不过才吃了几口,她的胸口泛起一阵难以忍受的恶心感,她认命地快步走进卫生间,抱着马桶吐得昏天暗地。 再次从卫生间里出来,她已经胃口全无,坐在餐桌上,失神地看着吃了一半的面包。 这时,门锁传来一阵响动,接着便是门铃声,严夏被吓了一跳,这么晚了,会是谁? 门铃声停了后,又是一阵急促的拍门声,严夏屏住呼吸,想着是打电话给同学还是直接报警,她屏住呼吸走动门边,打算先看看情况。 透过猫眼,严夏看清门外男人的长相,只觉得一阵窒息。 男人的表情极其不耐,在他即将按向门铃前,严夏打开了门。 她缩在门后,开门让男人进来,小声地喊了一声:“爸……” 严以冬进屋后,冷淡地瞟了严夏一眼,问道:“怎么这么久才来开门?手机也关机?” 严夏想起来,她的手机上课的时候被她玩到自动关机,回来以后太困了直接回房睡觉,忘了给手机充电。 “刚刚在睡觉。”严夏解释道。 严以冬有些惊讶地看着她,以他对严夏的了解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,怎么会睡这么久。 不过他没有说话,将行李箱放在门口,进屋后坐在沙发后,然后皱眉看向门后的严夏:“站在那儿干什么?” 严夏咬了咬牙,在心里默念“早死早超生”,从门后转过身体,正对着男人。 四个月的肚子已经开始显怀。 严夏低垂着头装鸵鸟,但她还是能感受到男人落在她身上的视线,以及倒吸气的声音。 此刻的沉默像是风雨欲来前的宁静,不知道过了多久,严以冬哑声问她:“孩子是谁的?” “前男友。”严夏小声地说道。 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严以冬平静地问道。 严夏抬起头看向他,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的爸爸非常严厉,严厉到她有些怕他,她想象过无数次家里人知道她未婚先孕的场景,爸爸会如何盛怒地训斥她,唯独没想到他会平静地问她打算怎么办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