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番外.过年偷情 Уцwáпgköпgjĩáп.čöм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严夏从寒冷的室外走进房间,但是房间里没有提前开空调还是一样的冷。 严夏凭着记忆按了墙上的开关,灯光亮起后,她才看到她房间的懒人沙发上坐着人。 严夏没有像从前那样,进屋后立马窝在男人身边撒娇,她像是没看到屋里有人似的,自顾自地摘下围巾、脱下羽绒服。 有些冷,她目光在房间里巡视着,最终在男人面前的小茶几上看到空调遥控器。 严夏目不斜视地走到茶几前,弯腰拿遥控器,在指尖碰到遥控器的时候,身后的男人忽然懒腰抱住她,严夏落入一个滚烫的怀抱。 没开空调的室内和室外一样冷,即便如此,男人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,滚烫的体温透过轻薄的布料传到严夏身上。 男人抱着严夏躺进了懒人沙发里,他的目光落在严夏的胸前,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,沉声问道:“为什么不穿内衣?” 说话的时候,男人灼热的呼吸打在严夏脸上,严夏没有回答,紧紧地抿着唇。看后續章幯就dǎo:ririшë𝓷.©𝖔m 严以冬低笑了一声,放在严夏腰上的手缓慢上移,隔着贴身毛衣按上了凸起的乳头。 严夏今天出门的时候穿了一件保暖内衣、一件贴身的高领毛衣加上羽绒服外套,脱下外套后,能明显看出严夏胸前的弧度以及中间那一点。 严夏的胸又大又挺,胸型完美,即使不穿内衣,也依然挺立着。 严以冬隔着毛衣肆意揉捏着严夏的奶子,赞叹道:“真大!” 闻言,严夏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,惹得男人低低地笑出声,细碎的吻落在严夏侧脸,边亲边说道:“气性真大。” “哼!”回应他的,是严夏的轻哼。 严以冬也不恼,隔着衣服揉了一会儿奶,他拉扯着严夏的衣服,但是严夏并不配合他的动作脱衣服,他也不纠结,直接把手顺着衣服下摆伸了进去,一把握住藏在衣服下热腾腾的两只大奶。 不开空调没穿羽绒服,严夏有些冷,她面无表情地开口:“开空调,我冷。” 说话的语气和神态,和严以冬如出一辙。 严以冬的手在衣服里揉着奶,小幅度地挺着胯,性器隔着裤子在严夏身上磨蹭。 他舔舐着严夏的侧脸、嘴角,说道:“别开。” 鼻息喷在严夏身上,严夏这才感觉到爸爸的不对劲,他的体温比常人高了很多。 冷战归冷战,严夏也不是真的生爸爸的气,她伸出手用手背贴着爸爸的额头,语气有些焦急:“爸爸你发烧了?” “没有,不小心吃错了东西。” 严夏还想追问吃错了什么东西。 严以冬的手从她的衣服里抽出来,要去脱严夏裤子的时候,严夏冷不丁地开口:“我来月经了。” 严夏心里偷笑,余光偷偷打量着爸爸的脸色。 严以冬的手一顿,感觉到内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