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天若有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天亮得一天比一天晚。

梦醒后乔臻再也睡不着,她不乐于早起,生物钟就偏偏作怪不如人意。

翻身时牵连起背部肌肉,昨天的腰酸背痛还没能缓解,睡梦中姿势也怪异。天气凉些,乔臻就有睡觉时爱将手钻到衣角下取暖的习惯。

乔家女性个个体寒,手在春夏季时勉强可以称作还好,可是到了秋冬就容易冰凉。以往宿舍供暖不足,人人都抱热水袋,她睡不好,睡前有时候手心还会冒冷汗。

此时,她的手没有在熟悉的位置,却并不感到寒冷。它们乖乖地贴在何张扬的胸口——而他以一种并不好受的姿势揽她在怀里,不知是如何度过长夜的。

“你醒啦。”他眼睑半阖,也是醒着的。乔臻离何张扬极近,此刻也不由得红了脸。他生了副让女孩子还要艳羡的好皮囊,肤色适中也没有寻常学生因作息不规律长青春痘导致的痘坑痘印,五官就是在这样的白纸上锦上添花。

如果硬要说有美中不足的地方,就是他下眼睑周围的淡淡阴影。乔臻不记得何张扬有深色卧蚕。

她明白几分,便要轻轻挣脱他的怀抱,言外之意很明显,“我先起来回学校,你再睡会儿……”

哪知何张扬做数学题思路来的快,整宿未睡好也能轻易猜中她的心思,调笑道,“臻臻,你不要用完我就跑,别做灰姑娘逃跑好不好?”

“那你还想留着,阿公那边怎么交代。”乔臻听了这话,经不住去掐他脸颊还没有彻底消失的脸颊肉,“你啊你。”

“嘘,我趁他晨练从后门爬阳台。”他借机去反蹭她的手背,像极乖乖的大狗狗,“我只是想送送你,我不想让你一个人。”

她若有所思。很多人会告诉乔臻,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。可是这也是第一次有人和她说,害怕她孤单着。

他们从时间的秒表里溜走,走进朝霞的光里。

天蒙蒙的,还没有亮得彻底。马路上车流不多。

乔臻靠在何张扬的后背,由他骑车带着。载着二人的单车,奇异地穿过那些她叫不出名字的轿车囚笼。从市中心到市西大学城,他们正和逐渐增多的早高峰车流量背道而驰,路途上面见一条在日出中波光粼粼的泯江。

天边泛起鱼肚白,然后渐是嫣红晕染,从江际看对比得更明显。

迎面还有拂来江边水汽的凉风。

她不免又搂紧健瘦的少年,再紧点。想到很小的时候,家里还没有希希,爸爸妈妈带着她去城中心唯一一家电影院,墙面绘着上世纪九十年代风格的泰坦尼克号宣传海报。

那年复映刘德华的《天若有情》,乔臻年纪小,看不懂为什么里面的叔叔阿姨为什么相爱至深,最后又要生离死别。她只记得那个穿着白色纱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