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兵不厌诈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张振安坐在摇椅上翻书,椅子吱嘎,他分出一半心来听见房间里的说话声,又忧心太用工不好。纠结半天总结出来,两个孙子只有这个最像阿莉,阿莉最像谁?笑话,还不是像阿公他。

他想到这儿,乐呵呵地笑,不小心闪到腰,这下可要乐极生悲。左扭扭右扭扭,还是起不来。

何张扬和乔臻一前一后走出来,一看老爷子姿势怪异,暗叫不好。二人慌忙左搀右扶,把他老人家扶回床。

张振安人老心不老,躺上床还在说“老骥伏枥”,非说自己没事,伸胳膊动腿没几下,“嘿咻嘿咻”就换成了“哎呦哎呦”。

“您再动弹,我就喊妈回来给你送去医院。”何张扬道。

张振安一下子被按住命门,去看旁边的小丫头片子,发现对方脸上也是写满了“我知道您啥样”的字眼,“别别别!我返聘回来是干嘛,可不想看见一大家子都守在床边。要见你爸就算了,还有张……”

话一下子被何张扬堵回去,“那您就好好休息着嘞。”

老先生见好就收,“呵,休息就休息。看我脸色不一样很健康。”

“你们小年轻,大惊小怪的。看看都看看,没走几步,这不比我脸还红。”

乔臻没带镜子,但她知道自己脸上烫烫的。何张扬嘛,鬼晓得。她才不想看他。事情都到了这个份儿上,说她脑袋上有个洞搞了自己的学生,良心时有时无她也认了。可他为什么在事前做那样的暗示,事后翻脸不认人?

她有点喜忧参半。喜的是对于这个新学生,她好像能识破点他表里不一的假象;悲的是新到手的工作没准得黄,她短短的教学生涯,特例就是这个何张扬。

说曹操曹操到,这边何张扬开始转移炮火,“这还得谢谢您的风扇,它懂事,接触不良还能省点电。”

张振安一看旁边不吭气的乔臻,真以为是委屈着了孩子们,别的不说,他其实还是挺喜欢这个小姑娘的。心软,平常能说会道的嘴也停了,“得,阿公认输。想换就去换吧,这回不拦你。”

乔臻害怕势头不对,间隙里又嘘寒问暖了几句。不过天色已晚,她也必须得回家了。

“平常机灵的劲儿去哪了,快去送送人家小乔。”张振安示意何张扬。

她抽抽嘴角,本想说不用,一看走廊里黑咕隆咚的,还是算了。

老楼的物业难免懈怠。乔臻之前走过几次知道,过道的灯一闪一闪爱罢工,现在直接就不亮了。

别的都好说,主要是她打娘胎里带出来就有点夜盲。

两人安静行走,中间夹着死一样的寂静。

过了一会儿,她主动说话,“下次找物业说说,阿公年纪大,晚上看不见怕摔着。”

“你就当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